合肥民谣《十八大姐周岁郎》

文石桑

合肥民谣《十八大姐周岁郎》

《十八大姐周岁郎》

十八大姐周岁郎,

二老爹娘拿主张。

说是郎来郎太小,

说是孩儿不叫娘,

晚上把他抱上床,

早上还得替他穿衣裳;

半夜三更要把屎,

一巴掌打的唤亲娘;

等到我郎十七八,

我青春已过叶儿黄。

姐大郎小不称头,

姐在河边飘白绸,

两眼泪水往下流,

我问姐儿哭什么,

姐大郎小不称头,

不如在家做丫头。

注:合肥旧时有为婴幼儿娶个年青姑娘为妻的习俗。往往是男方家境较好,旧时缺少劳动力,女方条件较差,为求生活不得不如此(把成年闺女嫁给小娃娃)。女方女子过门后就是劳力了,但所嫁之人却还是个幼儿,晚上还得帮小孩子把屎把尿。个中辛酸可为一窥。还有一种情况就是,有的人家只生女儿,不生儿子,这些人家渴望生儿子,就早早地为未出世的儿子抱养一个童养媳,孩子出生便草草举办婚礼。一年一年过去,往往结果是有的等了十几年二十年,才等到郎君降世。所以有此哀怨之歌谣。

内容加载中……
  • 趣闻 文石桑
  • 趣闻 花败落
  • 趣闻 山冬
  • 趣闻 芷卉
  • 趣闻 高格子
  • 趣闻 隐孤界
  • 趣闻 洪飞
  • 趣闻 南儿
  • 趣闻 问文郎
  • 趣闻 学海子
  • 加载中...